光风霁月的橙子

全职欧美一起刷
欧美传统的cp都吃除了锤盾锤
全职cp基本上有肉都吃但比较喜欢正副队
哦对了不吃伞修

【择天记同人】月上柳梢头(上)

苟寒食x唐三十六

原著伪君子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上次就说过,再叫我伪君子,我就打你了。”苟寒食揪了唐三十六后衣领子拽进房后,冷冷地说,“你可能以为我只是说说。”
唐三十六一抖肩挣开了苟寒食的手,哼了一声去插上了房门的销子。回到床前直接栽了下去,在陈长生已经浆洗干净的裘皮里打了个滚,露出带着青年人特有的锋芒张扬的半张脸。
他是陈长生的第一个朋友,是初上青云榜便排了三十六的唐三十六,是被天机老人评价太懒的绝世天才,更在天书陵闭关月余就连破两境,以通幽上境连胜12人,站在京都少女手里的花扔成的花海中的汶水唐家独孙。
他挑了眉看站在屋中央的苟寒食,懒洋洋嘲讽道:“你苟寒食一字千金、油盐不进,怎么可能开玩笑。”
……
“但我不跟你打。”
苟寒食一摆离山衣袍,在床边坐下,问:“那你怎么不拿钱砸我,也不跑?”
说的是唐三十六在六大学院比试上,拿三万银票砸退墓道人却没砸动的举动。
苟寒食嘴仗打不过唐三十六,却不是没有一战之力。
“嘁。”唐三十六揪住他衣袍,拿那稠缎子磨了磨牙,偏了脸躲过苟寒食招呼上来的手,理所当然道:“你自幼贫寒,分粥而食,以生苦铸剑,这样的人心中自有大道,怎么可能用钱砸地动。我不跟你打,只是因为我打不过你,再说逃……”
“这屋子是我的屋子,这屋里的人是我的屋内人,我为什么要逃?”
苟寒食垂眼看着裹在裘皮里的小少爷,伸手给他把散开的几根头发理了理,却得了唐三十六不领情的嫌弃眼神。
苟寒食平静道: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你每次这个样子,都让我手很痒?”
他第一次手痒是在大朝试,就威胁唐三十六要打他,第二次手痒是在天书陵,那次两人都没控制住,选了个僻静的角落就滚在了这张裘皮里。发乎情却没止于礼,天书碑前幕天席地,行了这等风韵债,饶是唐裳也觉得有点过火。苟寒食倒是只觉得抱歉,总觉得亏欠了他,又年少不经事,隐忍出了一头汗,怕把这个时候出奇乖巧的唐三十六弄疼了。慢地唐裳骂了句脏话催他快些,问他是不是不行,才在他后臀上扇了一掌,把自己全送进去,上下摇摆起腰肢来。
唐三十六可不知道苟寒食的心思已经飘去了天书陵,只有些恼起来,掷地有声道:“你倒是来啊!我虽打不过你,但现在你我在国教学院,只要我喊一声,落落殿下、陈长生,又或那匹只认钱的狼崽子和金玉律,是来帮你还是帮我?”
苟寒食心平气和道:“你刚才也说了,这是你的屋子,这屋里的是屋内人。屋内事既是家事,清官难断,你说他们管不管?”不等唐三十六回话,他一摆袖,掌心就握住了一根教棍:“我看过一些书,很巧,国教学院的倒山棍,我曾看到过。”
倒山棍,是国教学院的棍法,相传创立之初,是国教院监院用来处罚违纪生的刑棍。
国教学院在大陆已经衰败了十余年,这种棍法自然也有十余年没有在大陆出现过。
如今除了离宫的主教们,大概也只有通读道藏者能知道倒山棍的用法,比如百年前的王之策,比如陈长生,比如苟寒食。
千年以来,敢称通读道藏者,唯这三人而已。

评论(18)
热度(41)